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火影之千叶传说 > 第二千四百五十六章 选择

第二千四百五十六章 选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这是在开玩笑吗?”
  
  听着这血月白袍人再次给出了一年前那一次交锋之后给出的选择,银月黑袍人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抬起头来,兜帽下左眼处的鲜红的光彩,似乎更猩红了一些,而他的口中,则是泛起了这么一个冷冷的声音。
  
  “事到如今,你真的以为我还会使用这些小手段吗?你现在要做的事情,无非就是怕复活了之后,你再一次无法保护罢了。至于复活这件事情,得到了我的眼睛……”
  
  闻言,血月白袍人却似乎并没有因为和一年前如出一辙的不信任而有任何的不愉快,只是淡淡的开口道。
  
  虽然还是同样淡淡的语气,但是其中却是带上了几分耐心劝导的意味。
  
  “是弘彦的眼睛!”
  
  不过,他这带着耐心劝导的话语,却是并没有说完,就被银月黑袍人喝止,而银月黑袍人这喝止的声音之中,已然带上了几分无法磨灭的戾气。
  
  “……也罢。”
  
  而被喝止之后,血月白袍人几乎一窒,顿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深吸一口气,开口道:“不管怎么说,你也应该对生死轮回之术有足够的了解,复活这件事情,再怎么说也有好几种方法,况且,你还保存着他们的尸体,想来也没有什么问题。”
  
  这个家伙!
  
  而听到这话,银月黑袍人心中又是一沉。
  
  已经知道我保存着尸体吗?
  
  这句话,算是半威胁吗?
  
  随着心中一沉,他的心中,则是自然而然的泛起了这么一个念头。
  
  且不说这血月白袍人所说的轮回生死之术,这血月白袍人所指的尸体,自然是刚才所说的他的老师,挚友的尸体,他也的确是在保存。
  
  而这个时候,提到这一点,看似是这个血月白袍人无意间提到,看上去也算是增加说服自己的几率,但其实,以两人的关系,基本上这个时候说这句话,是威胁的成分居多了。
  
  甚至,极有可能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
  
  是这个血月白袍人在以他所最珍视的人的尸体作为要挟,毕竟,以这个血月白袍人的情报能力,既然知道自己在保存这些尸体,基本上可以说,他已经查到这些尸体保存的地方在哪里了。
  
  虽说自己当初在离开的时候,就已经设下了强力的结界,基本上不可能有人会发现,就算发现了也基本上没有人能够夺走或者毁灭尸体。
  
  但是,这也只是基本上,而这个基本上,却是不包含现在的血月白袍人。
  
  当初,他是防着当初的血月白袍人设置的结界,放着的只是过去的血月白袍人,而现在的血月白袍人显然是比过去的更加可怕,说实话,银月黑袍人并没有把握能够防住现在的血月白袍人。
  
  也就是说,他最珍视的人的遗体,此时已经暴露在这个血月白袍人的威胁之下。
  
  这句话,可以说是意味深长了。
  
  “怎么,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不过,虽然心中一沉,但是,银月黑袍人却是并没有示弱,冷冷的开口道。
  
  “完全没有这个意思。”
  
  对此,血月白袍人解释道。
  
  只是,这句解释听上去,并没有多少解释和让对方理解的语气罢了。
  
  “你觉得,这样我会答应吗?”
  
  闻言,银月黑袍人也没有多废话,森冷的开口道。
  
  言辞之中,这个话题却是已经闹僵了。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也罢,就换个角度说吧,你复活了他们,然后带着他们退隐山林,不,不用退隐山林,就在木叶退休好了,以木叶的体量,只要我不动手,谁能撼动?而我既然在这里主动提出和你休战,那么,我就不会动手,甚至,我允许你在我身上设下一定程度的咒印。保证我不会对安安静静生活下去的你和你所珍视的朋友伙伴下手。到时候,难道还不够你和他们相伴一生吗?”
  
  对此,血月白袍人似乎叹息了一声,如是开口道。
  
  言辞之中,却是做足了让步。
  
  “……那么,你为什么不扪心问问,我答应了的话,你会相信我吗?”
  
  而听到这句话,银月黑袍人却是并没有立即反驳,也还是没有表明自己的选择,而是选择了反问了一句。
  
  对方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银月黑袍人也知道,自己是不能不做表态了。
  
  协助自己复活自己珍视的伙伴们,并且让自己从木叶退隐,带着复活的人一起退隐,且可以直接在木叶受到庇护,乃至可以给这个血月白袍人,也是真正意义上能够覆灭木叶的存在下咒印,限制他的行动。
  
  可以说,这些条件,已经是非常的偏向他了,也是相当的有诚意了。
  
  并且,是有可操作性的。
  
  乃至,在木叶退隐并且得到木叶的庇护,平平静静的生活着,顺带着将木叶最大的威胁限制住,这几乎已经是他当初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最大的愿望了。
  
  且看对方,也的确是有诚意的。
  
  也算是放低姿态对自己的妥协了。
  
  对于血月白袍人这样的人,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甚至在条件里面一再退步,乃至两次给自己选择,其实已经能够说明这个血月白袍人是真的很有诚意了。
  
  也基本上是双方都能谈妥的条件。
  
  只不过,对方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十分重要的问题。
  
  他提出的条件,处处都是在为自己着想,只求着说服自己,但是,他却忘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就是,这些条件,有没有为他自己着想。
  
  他自己,能不能接受。
  
  “那自然……”
  
  而对于银月黑袍人的反问,血月白袍人却似乎是轻笑了一声,下意识的就开口道。
  
  只不过,这话刚起了个头,他却怔在了当场。
  
  是啊……
  
  能不能信任这个家伙……
  
  这个家伙虽然不能说是一个没有信用的家伙,但是,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太重要,甚至他的人生,就只有一个目标。
  
  在这方面,他真的能够做到有信用吗?
  
  而以他的谋略能力,如果利用这些条件对付我,我是绝对看不出来的。
  
  到时候,如果他背信弃义,那么,我会怎么样?
  
  他可不是圣子。
  
  他不但有远超圣子的资质,也拥有圣子永远不可能得到的能够完全和我正面对抗的实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